同是种葡萄 效益大不同

2019年12月26日 09:18农业科技报

晒得黝黑的颜廷鑫在葡萄大棚内忙活时,和当地年轻农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,阳光直照着,汗水在他的脸上、脖子上流着。从他热情而兴奋的眼中,才能看出他确有不同。“回到农村后,我的体重从168斤掉到135斤,劳动是减肥的好办法。”他笑着说。

今年23岁的颜廷鑫是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汪沟镇颜家埝人,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找了份工作。他的父亲颜世进在家种着10亩葡萄。葡萄园活多,颜世进和妻子实在忙不过来,就小心翼翼地问颜廷鑫:你能不能回来帮忙?颜廷鑫想了几天后给父亲打来电话:“我回来行,不过葡萄园的经营我要说了算。”颜世进答应了儿子的要求。

颜廷鑫回来后,做了以下几件事儿。扩大规模,引进新品种,将葡萄园改造成家庭农场;改变种植模式,由露天改为大棚;改变销售方式,由坐等贩子上门收购,改为网上销售和游客上门采摘。对此,他对父母的解释是,规模小了,管理得再好,整体效益也不会太高,要向规模要效益;露天种植受天气影响,尤其是葡萄快要熟时,太怕雨水;卖给贩子,价格由贩子说了算,而且永远形成不了自己的品牌。

听儿子说引进的新品种葡萄一斤能卖到几十元钱,颜世进信都不敢信,他对儿子说,这么贵,农村人哪能吃得起?颜廷鑫说:“我们的葡萄不能再仅仅卖到周边农村,而是要盯着城市里的高端消费人群。再说,农民也会富裕起来,一样买得起。”

颜廷鑫经营的家庭农场,现在已经扩大到52亩,葡萄园全部用大棚盖起来。今年夏秋,已经进入盛产、量产的20亩葡萄,所产葡萄70%以上是通过电商和游客采摘的方式销售出去的。同样品种的巨丰葡萄,当地市场价每斤在2.5元至3元之间,他却卖到8元至10元。“我采用的是绿色种植,而且绝不打澎大和催熟之类的农药。”他说。

除了葡萄,他在农场里还种了些蔬菜,这些都是为了能吸引更多的采摘者前来——摘完葡萄,再到菜地里转转,他们会更满意。

颜廷鑫的经营理念和方式,已经让一亩葡萄的效益比颜世进至少翻了一番。等更多的葡萄树进入结果期,等新品种葡萄进入市场,等自己的品牌叫响后,他经营下的家庭农场会有更高的效益。这是作为上一辈农民的颜世进没去想过、也没法做到的。(孙成民 张天银)

(作者:孙成民 张天银)

评论一下
评论 共有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回复

返回顶部

0